热点链接

六和在线网

主页 > 六和在线网 >
百年胶济:风雨沧桑向复兴-中新网
时间: 2021-06-21

  “向者由青岛至济南,须九日或十日,火车通后,则仅十二小时而已足。”1904年胶济铁路开通时,山东最重要的两个城市济南和青岛通行最快时间12小时50分钟,如今最快只需1小时24分钟。

  济南铁路教育基地副主任陈宇舟说,此次罢工,中共党组织逐渐遍布胶济铁路全线,彼时的胶济铁路成为山东省内传播革命火种最快的地方。

  截至2020年底,中车四方股份公司的高端轨道交通装备已出口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围绕中车四方,当地已形成以轨道交通为主导的千亿级轨道交通全产业链条,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动车小镇”,国产轨道交通装备正成为奔跑在世界各地的一张亮丽“中国名片”。

  薛军说,他驾驶着不同的火车,驶过一个又一个时代,“手里的7本驾照,就是中国人自主创业的最好见证”。

  黑色车身,大红车轮,车头大灯下方刻着红底白字的型号“JF2102”??在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厂区里,停放着新中国第一台国产火车头“八一号”。庞大的蒸汽锅炉车体、驾驶室顶挂着的旧式马灯,无不透着浓郁的年代感。

  由中车四方研制的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去年成功试跑,标志着我国高速磁浮交通系统研发取得重要突破。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副总工程师丁叁叁说,目前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的工程样车已完成编组,正在进行调试,预计年内下线。

  “蒸汽、内燃、电力机车、动车组。”薛军告诉记者,他驾驶过包括“前进型”“东风型”“和谐号”“复兴号”在内的29种火车车型。

  如今的胶济铁路见证复兴进程:济南、青岛间的铁路通行速度由12个多小时变为最快1小时24分;我国早已告别“万国机车博物馆”的辛酸,位于青岛的中车四方公司高端轨道交通装备出口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

  当年结束国人不能自行制造机车的历史恍如昨日,中国前行的脚步早已倏忽千里。今年53岁的薛军,是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济南机务段动车组司机。从时速60公里的蒸汽机车驾驶证到时速350公里的动车组驾驶证,“老司机”薛军一共考取了7本火车驾照,也见证了百年胶济通道上的车辆变迁。

  当年只连通济青之间的铁路,如今正连接世界。从济南出发的一列列欧亚班列搭载着中国企业生产的防疫物资、汽车机械配件、日用百货等,时隔三年美日韩首次联演 专家:美国真实意图未必能达成,奔跑在欧亚大陆间,最远已经到达芬兰的赫尔辛基市。

  面对帝国主义“筑路圈地”,国人奋力抗争。1911年,与胶济铁路济南站仅相隔300米、中国投资修建的津浦铁路济南站建成,但这两座车站互不相通。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斌说,相邻如此之近却建有两座不相通的大型火车站,这在我国车站格局中极其罕见,充分说明当时国人对列强侵夺我铁路主权的抗争。

  王尽美、邓恩铭等无数革命先烈们的抗争,在胶济铁路及其沿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红色印记,见证了共产党人领导人民为民族开辟新道路的艰难与壮烈。在胶济铁路大罢工后不久,王尽美便因重病在工作的最前线溘然而逝。后来,邓恩铭被捕,1931年4月5日,在济南市纬八路侯家大院刑场,他高唱着《国际歌》从容就义,年仅30岁。

  货物大批走向世界的同时,中国机车也昂首阔步“走出去”。在新加坡,中车四方先后获得916辆地铁车辆订单;在阿根廷,中车四方赢得总计709辆城际动车组供货合同,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城际动车组出口订单;在罗马尼亚,中车四方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市政厅签署100列有轨电车供货合同,标志着中国轨道交通装备进入欧洲高端市场……

  “当时铁路网建起来,所有事务都要听外国人的。那时太爷爷最盼的就是铁路由咱中国人自己做主。”徐啸昆说,如今祖辈的期盼早已成为现实。2018年济南至青岛高速铁路开通运营后,胶济通道上还实现了胶济铁路、胶济客运专线、济青高铁“三线并行”,www.c188555.com

  拼搏创业路:一个司机7本火车驾照

  1897年,德国武力侵占胶州湾,此后攫取了胶济铁路的修筑权和经营权,并强占了铁路沿线矿产开采权。“盖我铁路所至之处,即我占地之所及之处”,1904年6月通车的胶济铁路,成为侵略者掠夺沿线矿产等资源的工具。

  胶济铁路的百年历史,映射着中华民族百年来的苦难与辉煌。

  驶向复兴路:铁路起点崛起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动车小镇”

  百年铁路连济青,风雨沧桑向复兴。

  “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舟泛语从容。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1961年,同为中共一大代表的董必武挥笔写下了这首诗,追忆革命战友。

  新华社济南6月12日电题:百年胶济:风雨沧桑向复兴

  当年齐鲁大地上唯一的一条铁路,如今只是山东综合交通网络中的一环。山东省交通运输厅综合规划处处长郭志云说,仅近3年山东就完成综合交通投资超过5700亿元,新增投入运营高铁里程859公里,已开工正在建设1200公里。

  中国工人运动领导人邓中夏曾称赞道:“‘二七’失败,已隔一年,此时有一新生势力,为‘二七’时所没有,就是异军突起的胶济铁路工会。”

  1952年7月26日,青岛四方铁路工厂(今中车四方股份)的南广场,响起了高亢的汽笛声。“成功了!”整个广场都沸腾了起来!谈及那段中国人独立制造蒸汽机车的历史,孙恩正记忆犹新。就在机车落成典礼的当天傍晚,“八一号”匆匆开赴抗美援朝战场。此后的几十年,它的汽笛声响遍辽阔的大地,也揭开了新中国机车车辆工业辉煌的序幕。

  此后的1921年,王尽美与在爱国运动中相识的邓恩铭,代表山东早期共产党组织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回到山东后,两人四处奔波,积极开展马克思主义宣传和工人运动,红色力量在胶济铁路沿线的工厂、矿厂等工人集中的地方快速积蓄成长。

  “沉浮谁主问苍茫,古往今来一战场。潍水泥沙挟入海,铮铮乔有看沧桑。”这是20岁的王尽美写下的一首诗。历史不负重托,车轮滚滚向前。百年胶济铁路见证了中华民族在艰难中奋进,在奋进中崛起。(参与采写:王凯) 【编辑:田博群】

  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上,中国人把自己的铁路越建越好。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没有自己产的车头,工人们只能使用外国的旧零件对机车进行组装和修理。”今年88岁的中车四方公司退休职工孙恩正说,1949年中国的几千台机车,出自9个国家的30多家工厂,机车型号多达198种,被外国人称为“万国机车博物馆”。这一称号,既透着心酸,也激励起国人不服输的拼劲。

  苦难抗争路:“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

  “吾等罢课,纯属救国,吾等救国,纯本良心。”就在当年,21岁的王尽美在《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周刊》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如今的胶济铁路,通过四通八达的高铁网与国内各地联通,也通过欧亚班列线路与世界联通,让当地经济、人民生活在“快车道”上不断向前。

  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青岛电务段信号工徐啸昆,从他的曾祖父一辈起,一家四代人都是铁路工人。110多年前,徐啸昆的曾祖父徐宝山被德国人征劳工去修建胶济铁路。

  20世纪初的胶济铁路历经风云激荡:胶济铁路路权等德国在山东权益归属问题,引发震惊中外的五四爱国运动;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王尽美、邓恩铭沿这条铁路播撒革命火种……

  新华社记者栗建昌、袁军宝、邵鲁文

  在繁忙的济南火车站南侧,胶济铁路济南站旧址安然矗立,向来往的人们无声诉说着它的百年历史。

  清末时期,帝国主义列强窥伺吞食着积贫积弱的中国。“胶州湾乃中国最重要之门户,欲图远东势力之发达,非占胶州湾不可。”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当时这样描述。

  1919年,“巴黎和会”在英、美、法等帝国主义国家操纵下,悍然决定将一战前德国在山东攫取的一切权益转交给日本。消息传至国内,举国震惊,五四爱国运动由此爆发。

  1925年2月,邓恩铭与王尽美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胶济铁路和四方机车厂工人大罢工,并成立了胶济铁路总工会。随后,青岛各工厂企业的工人纷纷成立工会,青岛工人运动走向高潮。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